與您切身相關的醫療技術∼介入性疼痛治療

財團法人仁愛綜合醫院總院長

詹廖明義醫師

  聽過介入性疼痛治療嗎? 放心!這個在國外未必是一種醫療新技術的名詞,在國內卻是非常不耳熟,其實連醫界也很陌生並不例外。雖然它包括非靠X光引導的“盲目”注射模式,但通常它所指的是運用高科技的影像(X光)定位技術進行的神經阻斷術。而神經阻斷術的定義即是針對交感神經及腦脊髓神經或神經節附近使用化學方法(注射藥物)或物理方法(加溫或冷卻),以遮斷神經內刺激刺導的一種診療模式。由於臨床工作上的劃分,在到達目標點的穿刺針定位部份原屬於放射線診斷科醫師的專長,而實際下針至完成藥物注射或使用電燒的後半過程,則由熟悉神經阻斷術及止痛機轉的麻醉醫師為之,但在國外也經常有神經內、外科醫師甚至於骨科醫師參與的情形,無論如何,有跨科的團隊合作關係與默契其實才是最理想的。但不知何故,這種團隊的合作模式在國內的醫學中心一直未被建立起來,甚至還處於摸索的階段,更有些根本還未有“起步走”的計劃,顯然已落後先進國家20年以上。然而這方面的醫療技術,在本院已累積有10年的良好合作關係與豐富的經驗,令好幾所醫學中心刮目相看,並多次以電話請益或指派專人前來觀摩學習。

  而介入性疼痛治療到底在臨床上可發揮哪些功能呢?由於它的實際定位剛好是處於內科的藥物療法與外科的手術療法之間,而一般公認的作用機轉是:1、遮斷疼痛傳導路2、打斷疼痛之惡性循環3、交感神經阻斷,因此不難想像成功的運用此術往往可使病患免挨一刀或可幫病患減輕藥物療法的副作用,意義非常重大。事實上有些病患純粹只因年紀太大,而使家屬不同意開刀,只好讓老人家咬緊牙根,無奈的斷續『拖磨老命』,另外一群病患則是因有其他嚴重疾病纏身,而使外科醫師不敢冒險為其開刀,在此情況下介入性疼痛治療就可發揮神奇的功效,且可能是最佳的治療選擇,頗值得嘗試。以下列舉一些最有成效的病例及適應症。

病例A

  8年前,一名65歲且患有糖尿病史20年的女士,在面臨將被截肢(下腿)的

抉擇下,經本人施予患側腰部交感神經節阻斷術後,幸運的留住了那條腿。

病例B

  一位老煙槍的阿公仔,罹患血栓阻塞性血管炎(末梢血管阻塞)引起虛血性疼痛,而導致間歇性跛行,在接受腰部交感神經節阻斷術後,疼痛不但明顯減輕外,下腿不再感覺冰冷,可獨自步行的距離也明顯增加好幾百公尺,使生活品質因而大幅提升。其他我們處理過的數百例包括:

 

1、各種原因引發的三叉神經痛。(血管壓迫神經、腦瘤、皮蛇或外傷)

2、傷口癒合特別緩慢的難治性皮膚潰瘍。

3、口服嗎啡的療效不夠好的癌性疼痛。

4、外傷後遲遲不退的交感神經性疼痛(灼熱痛)。

5、椎間板突出、糖尿病、帶狀@疹、骨轉移、或壓迫性骨折等引起的神經根性疼痛。

6、糖尿病性神經病變引起之上下肢嚴重麻痛。

7、藥物及復健療效不彰的下背痛尤其是椎間關節病變。

8、其他療法改善不了的“堳瑹嵾哄芋C

9、肢端冰冷、麻木、發紫、疼痛甚至幾乎壞死的情形。

以上諸病變的注射目標點及使用的藥物或器材均可從疼痛的部位、種類、療程及經濟上的考量適宜選擇調整。

  整體而言,介入性疼痛的最大特點可歸納如下:

1、在電腦斷層影像的引導下,可對穿刺目標點做精準的定位,因此安全性高,併發症的發生率很低。

2、除了治療(無論是治標或治本)以外,還可用來診斷疼痛的病因機轉,預

防疼痛慢性化,甚至推測不尋常疼痛的預後。

3、以電腦斷層定位的介入性疼痛治療因檔案留存容易,事後可隨時調出檔案檢討針尖的位置作為再穿刺時的參考,如遇有爭議或糾紛時,亦可供鑑定之用,不但具有學術價值,也是保護自身的一種手段。

4、如解剖學上無特殊畸形或異常,理論上而言,穿刺針可幾乎隨心所欲到達末稍與中樞神經系統的大部份目標點。

結論

  同一病患可能在身體之不同部位罹患因不同機轉引發的不同種疼痛,因此活用高科技的介入性疼痛治療可以是頑痛病患的福音,您不可不知!依現況而言,這種嚴重落後先進國家,一、二十年的醫療技術有待全面加強跟進,以造福國人。吾人對病患的建議則是當您有其他選擇時,不要“阿沙力‘接受開刀,應考慮尋求另一位專家醫師的意見,或許可免多挨一刀而後悔不已。尤其是因疑難雜症引起疼痛而被告知需要拔牙、切除患部、補皮或截肢時,不妨把握時機,慎重考慮。